精华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討論-第374章 壞她前途鑒賞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咳咳,凌小姐没事就好,也希望大家不要伤了和气。”景玉娥一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凌元帅眼神冰冷的看着景玉娥,这一切是景玉娥一手策划?
但他没有开口拆穿,只对凌降双开口提示:“下次不要随便什么邀请都来参加,这次性命保住了,下次谁来保证?”
凌降双委屈的噘着嘴,“知道了知道了。”
景玉娥这个长公主府的主子被无视个彻底,倪月杉看了一眼段勾琼:“我们也走!”
一众人朝外走去,景玉娥只好在后面慢慢的跟着,只是没有人理睬她。
凌元帅回头看向倪月杉和段勾琼,之后对凌降双开口说:“你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今后见面不准起冲突,好好相处,知道吗?”
凌元帅开了这个口,倪月杉只好对段勾琼开口说:“元帅不计较你害过他的女儿,你不如和她握手言和?”
“握手?”
段勾琼意外,之后伸手朝凌降双而去。
凌降双不情不愿的伸出手,二人在倪月杉的面前,彼此握手算言和了。
凌元帅捋着发白的胡须,爽朗的笑了起来。
倪月杉和段勾琼一起上了马车,回太子府,门口的地方,景玉娥看着一众人离开,脸色铁青。
回到太子府后,段勾琼要求去洗澡,在马场出了一身的汗。
倪月杉倒是不需要去洗澡,刚坐下,就见景玉宸此时走来了。
“听下人回禀说,你带着她去公主府了?”
他脸上带着一抹兴奋,倪月杉和段勾琼此次前去,必然联手搞事情?
“嗯,去了。”
“没发生点与众不同的事情?”
景玉宸一脸的好奇,端起倪月杉的水杯,喝了一口。
倪月杉托着下巴:“……弄伤了凌元帅女儿的腿。”
原本景玉宸在喝水,被这句话呛的剧烈咳嗽起来。
倪月杉在一旁拍着他的后背,安抚:“年轻人别这么激动,腿又给治好了!”
景玉宸狠狠瞪了倪月杉一眼:“你说话别这么大喘气行不行?”
“不这么说话怎么会影响到你?”
景玉宸:“……你心眼真坏。”
“多谢夸奖,承让了!”
景玉宸:“……”
倪月杉挑着眉,笑着,之后拿起桌子上的糕点,咬了一口。
景玉宸在一旁叹息一声:“郡王他找到在箭矢上涂毒的真凶了。”
倪月杉愕然的看着景玉宸:“谁?”
“闵隽晴!”
倪月杉眸光闪烁,她最清楚此事与闵隽晴无关……
“郡王上报时的说辞是,闵隽晴与你在田府的时候起了一点冲突,所以才心里有了歹毒的念想,在箭矢上涂毒,为的是报复你!”
“说辞倒是听的过去,可闵隽晴是冤枉的!”
景玉宸再次叹息一声:“可怜了闵家做了替死鬼,还不知道闵兄会如何?”
“闵兄?”倪月杉奇怪的看着景玉宸,他们之间认识这么一位人物吗?
“狩猎时,你找他下的赌注!”
倪月杉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人……
“那……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这个闵隽晴?”
“目前还没有消息传来,只是将人关押了起来。
倪月杉恍然。
虽然当时觉得那个闵隽晴挺讨人厌的,但让人这样背锅,或许有性命危险,倪月杉又觉得有些不应该了。
第二日倪月杉和青蝶一起去闵府,虽然闵隽晴还没被处置,但闵府已经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一家。
倪月杉和青蝶前来,倒是让闵府的人格外意外。
当时倪月杉可是涉案者之一,倪月杉前来,不得不忌惮防备?
闵修文和闵老爷坐在客厅,神色皆是严肃,看着倪月杉的眼神中带着防备,不知道倪月杉这次前来是干什么?
“太子妃,我们闵家好像与你没有什么交情吧?”
因为闵隽晴的缘故,闵修文对倪月杉颇有一些敌意。
倪月杉却是不在意,只问道:“不知道郡王是如何上报的?总该抓住了什么把柄才能给闵隽晴定罪吧?”
闵修文和闵老爷对视一眼,倪月杉这是为闵隽晴的事情操心?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74章 壞她前途鑒賞
他们二人神色愈发凝重狐疑了起来。
“太子妃为何过问?”
“当日我也在场,当时赶走了闵隽晴,现在想想心里有些愧疚,所以想着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之后将人救出来?”
今日的倪月杉一身天蓝色窄袖长裙,头发高高的束起,既果干又清爽,气质清冷傲然,神色间带着一抹自信,让人忍不住想要信服她,甚至还感觉她是诚心的……
“令妹如何与你何干?太子妃为何要吃力不讨好?”
倪月杉神色平静的回应:“因为太子与你似乎有些交情?”
闵修文愕然,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
他和闵老爷目前没有任何把握,若是倪月杉可以帮到忙,倒是乐意接受。
“郡王在令妹房间搜查到了邹校尉中毒身亡的毒药,加上……有人举报!”
倪月杉愕然:“谁举报?”
“田家的一位下人,那下人说,当日看见我妹妹,鬼鬼祟祟的凑近箭筒,原以为没什么事情,最后才知道是下毒!”
倪月杉抓住了线索,追问:“这个下人现在在何处?”
“作为证人,现在留在郡王的身边。”
倪月杉眸光微微沉了沉,人在景承智的身边,如何抓来?
“太子妃你现在可有什么计策?”
倪月杉从座位站了起来:“线索就在这个田府的下人身上,只是人在郡王身边待着,根本没有我们靠近的机会,现在我们只好……想办法将人弄到我们身边。”
倪月杉和青蝶一起出了闵府,青蝶神色抑郁:“太子妃,奴婢从未想过让闵隽晴背锅,若是她真的判了砍头的大罪,奴婢去自首吧!”
倪月杉摇头:“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我们暂且不要做最坏的打算,我让清风去田府,查一查这个下人的底细。”
青蝶现在心情很沉闷,内心很自责,但倪月杉看上去又好似非常自信,她也愈发的依赖倪月杉,希望倪月杉真的可以解决这件事情吧!
景承智找到了替罪羔羊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在他的身边此时站着一个丫鬟,正在给他拿捏着肩膀。
景承智舒服的闭着眼睛:“等尘埃落定,本王便让你做本王的妾。”
他声音淡淡的,语气也是淡淡的,但落在身后女子的耳中,却让她激动不已。
“多谢郡王,能够做郡王的妾,是奴婢这辈子修来最大的福气!”
景承智淡淡的勾唇笑了笑:“不,也是本王的福气。”
此时有下人匆匆走来,对景承智耳边耳语了几句话,景承智闭着的眼睛也跟着睁开了。
他站了起来,对身后丫鬟说:“锦绣,本王要去处理一件事情!”
郡王府客厅处,景承智走到了,看见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男子站在那里,他见到景承智出现,立即走上前:“郡,郡王,小的见过郡王!”
他朝地上跪去,行了一个大礼。
景承智看着他,神色严肃的询问:“你是锦绣的未婚夫?”
跪在地上的人用力的点头:“小人也是田府当差的,小人和锦绣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自然这亲也是在小时候就定下的!”
“郡王,小的听说,锦绣被带来郡王府,郡,郡王你要纳她为妾?”
景承智在旁边的座位坐下,一脸的气定神闲,他端起旁边的茶杯:“你来,是为了将她接走,还是为了钱?”
跪在地上的男子,身子消瘦,皮肤黝黑,穿着的衣服质感也是极差,加上他太过劳累,一身的汗味,即便站的远远的依旧嗅到有些刺鼻。
这样一个男人与景承智相比,锦绣自然是选择景承智啊!
男子咽了咽口水,眼里有一丝贪婪,但很快贪婪被压下去,开口:“接,接人走!”
景承智嘴角扬起一抹笑来:“可以,本王没打算留着她在郡王府,只不过,目前她属于有用的证人,本王不能将人现在就放了!”
“可,她只证人,不是犯人,郡王你这样限制她的自由,不妥吧?”
“本王要如何做,还需要听从你这个下人的意见?”
“小人不敢,小人想,想与她见过一面,还望郡王可以成全!”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374章 壞她前途展示
景承智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本王让人叫她过来,待会你们好好商议商议她的去与留。”
景承智抬步离开,男子连连磕头谢恩。
很快,锦绣的身影出现在客厅,看见男子的身影时,锦绣的眼里没有半点惊喜,有的不过是不悦。
“你来这里做什么?”
男子看着她有些激动的上前,抓着她的人:“绣儿,你跟我走吧,这郡王府太辉煌了,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高攀起的!”
锦绣生的谈不上姿色尚佳,只能算是相貌平平,谈不上丑亦说不上美,让她做妾,凭借她的内在和外在,也实属配不上。
但这是她飞上枝头的机会,她岂会放弃?
锦绣厌恶的甩开男子的手:“我即将成为郡王府的主子了!你的心别这么狭隘好吗?你一辈子没出息还想拉我垫背?”
“你休想,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锦绣会说出这么伤人的话,让男子愣了愣。
“郡王心里根本没有你,你千万不要抱有幻想,踏踏实实的跟我过日子,才能安稳一生啊!”
锦绣却是冰冷着一张脸,并不愿意听他的劝告。
见锦绣仿佛是铁了心一般,男子叹息:“咱们可是一起长大的,乡里乡亲的都互相认识,你若是执意留在郡王府,你让我面子哪里搁?你还要不要脸?”
好言让锦绣跟他走,偏偏选择不听,那就只有面露凶相,强行带走了。
在不远处,景承智正注视着客厅的一幕。
站在他身边的下人,止不住的询问:“郡王,需不需要下人们将人赶走?”
“本王正好需要一个合理的借口,将锦绣赶走,她离开了本王的郡王府,本王才好施展办法,让她从这个世间消失不是?”
郡王府内没有人帮助锦绣,她怒吼,她不满,但依旧没有人上前帮忙,她被强拉着离开了……
景承智嘴角扬起一抹笑来:“派人,将人解决掉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